R小說 都市言情 穹頂之上 283星耀蔚藍

283星耀蔚藍

(快捷鍵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第二页](快捷鍵→)

小說:穹頂之上| 作者:| 類別:都市言情

    梁戈停止呼吸了。34歲的人生,16年的蔚藍生涯,在1991年夏末的喜朗峰巔,落下了最后也最燦爛的一筆。

    尸體暫時被安放在山頭邊上的一個雪堆里。

    這個粗糙的總是被嫌棄,又讓人無奈的瘋子,終于沒辦法再口無遮攔的說話了,沒辦法再不合時宜地開黃腔,惡心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嘴角,似乎還在笑著,有些得意猖狂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回去站崗。早該習慣的……都會習慣。”衛疆紅著眼眶把站在后面的白板隊員們趕回他們的崗位。

    說完向前走了兩步,伸手攬住白冀低埋在胸前哭泣的腦袋,順勢拍了拍他面頰說:“沒事,別哭了。別哭。”

    剛這一刻,在場很多人都紅了眼眶,掉了眼淚,但是真正放聲哭出來的,就白冀一個。因為他年輕,他和梁戈的關系也很好,這一年他們總是混在一起……畢竟他們都討厭著同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其實,那傻冒現在指不定多得意呢,你們都知道?”衛疆盡力扯開嘴角笑了一下,繼續說:“一直不都是這樣么,他,什么事都愛出頭,整天都想著要風光,要牛逼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現在肯定滿心滿意著呢,要是還能說話,指不定要怎么跟我囂張,跟你們面前顯擺……咱白板歷史至今最牛逼的一件事,是他梁戈做的。”

    白色板擦輝煌的小隊歷史上有過很多英雄,但是……衛疆扭頭示意了一眼身后的大尖主艦。

    這東西對于蔚藍及人類歷史的意義,實在太重大了。梁戈今后注定不止在白色板擦的歷史中留下自己的名字,他會在整部人類歷史中,留下屬于他的一筆。

    守衛主艦的陣勢重新排布好了,指揮方面在懸崖一面也安排了人,再一次把警惕性提高。

    大尖想毀掉主艦的意圖已經很明確。

    另外,譬如雪蓮,乃至任何一個洗刷派或自保派的組織,如果他們知道了這件事的存在,肯定都會不惜代價做一些嘗試。

    劉一五派人去招呼下方的超級趕快上來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里,主艦內部,韓青禹的身體依然被來自牽引場的巨大能量肆虐著,狂暴的源能混亂,找不到出口。同時他的身體,也正在發生一件詭異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三塊永生骨,正在他身上消融……是整塊骨頭在消融,而不是源能吸收。

    已經吃掉兩塊了,兩塊永生骨直接消失在了他身上,這玩意本來只有生命化源能溢出才能牽動一部分,但是從進入牽引場一直被磅礴的生命源能包裹,剛才意外開始融合。

    消失的永生骨直接融入體內,并沒有任何實質感,沒有讓韓青禹身上哪里多出一塊骨頭來,但是它們被儲存在某兩個位置,可以被明確感知。

    同時,它們消失后也沒有再外面留下來任何殘渣。

    所以,這東西到底是骨頭的完全源能化,還是本就是源能以骨頭的方式呈現,韓青禹無法做判斷。就像他現在不知道自己把這東西吃掉后會是什么情況。

    這一點,目前也許只有大尖知道。

    而現在,在一個完全不受控制的狀態下,他身上的最后一塊永生骨,正在被消融。吳恤依然一聲不吭地站在韓青禹身邊不遠,偶爾,韓青禹能聽到他緊咬的牙根發出咯咯的摩擦聲,他握qiāng的手在不斷往下流汗,嘴角溢血。

    這貨不會扛到直接bào zhà?!

    “吳恤,吳恤?”

    “嗯…噗!”吳恤開口就是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能動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”,吳恤嘗試了一下說:“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自己注意別炸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們大家,有沒有發現一件事?”來自米特利的指揮官德普摘下望遠鏡,控制了一下表情說:“我的意思,你們有沒有發現,那艘主艦,現在還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前線最高指揮官尼特什愣了愣,他們的意識疏忽了,如果戰斗已經結束了,主艦還在,意味著什么?!

    老人低頭,雙下巴頷起來,貼著褲邊的手握成了拳頭,微微在顫抖。

    “我去向總部和各國方面軍報告這個消息。”旁邊的一名通訊官激動地說道,同時轉身準備跑去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當場不下十個人同時開口阻止他。

    “暫時還沒有定論呢,不急。”佛蘭西方面軍來的指揮官的表達有些委婉。

    而尼特什,直接說了,直接下令道:“暫時對外封鎖一切關于大尖主艦的消息,事后再報。也不要再提醒任何人關注這一點。”

    這件事的關系太重大了,而現在,不管是在聯盟總部還是各方面軍,在聽戰報的人,都太多太雜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這個消息其實最終封鎖不住,能多屏蔽一點時間也是好的。這樣至少可以讓前線做一些計劃和準備。

    “那么,現在接應部隊可以上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還有醫療隊。”

    身邊的人詢問。

    尼特什猶豫了一下,想著大概應該先讓派可靠的偵察兵上去了解一下上面的情況。

    騷動的聲音在此時,又一次在高臺下面不遠的地方出現。

    “那玩意怎么又回來了啊?!”劉世亨嘀咕著,手指著天空上那架莫名再次出現的藍光飛行器,困惑地說道。

    剛都以為它已經走了呢,它媽的又回來了,賀堂堂笑一下說:“不會是沒油了?”

    “不會。”勞簡和溫繼飛異口同聲,他們有望遠鏡,看得更清楚,此時的藍光飛行器,似乎正在主動向下運動。

    山頂上也注意到了這一變化……

    但是他們來不及思考,空中情況的變化在下一瞬間,變得超乎所有人預料的快速。

    “頌!”爆發的聲響和被掀動的氣流還在空中高處……剛剛擴散到耳邊,藍光飛行器已經以一個很快的速度下落到距離地面千米以內。

    而后,突然轟一聲,直接炸開。

   
(快捷鍵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第二页](快捷鍵→)
时时彩官方网